酒店經紀高登之「定風波」 Part1

酒店經紀高登之「定風波」 Part1

酒店經紀高登開車載兒子到台北考私醫轉學考,8月7號考試當天,回台北老家~那高登當兵退伍後才離開的古厝。

酒店經紀高登的古厝

酒店經紀高登的古厝

沒想到古厝已經變成停車場,看來是要為都更做準備…

酒店經紀高登古厝的對面,是阿扁總統之前在台北的住處

古厝的對面,原本是個小巷,小毛以及毛姊姊的家在這。

左邊的大樓沒拍到,是阿扁總統之前在台北的住處。

酒店經記高登古厝的前面客廳,被拆前所留下的痕跡

依稀可以看到古厝被拆前,那日式平房原本的樣貌。

這是古厝前面客廳被拆前所留下的痕跡,酒店經紀高登記得在客廳書櫃裡,有好多阿公留下來的武功秘笈。

小時候,經常看到小舅舅與阿公,在客廳這練功,兩個人雙手互相推來推去,一種很神奇的推手功夫。

酒店經紀高登古厝右手邊的公寓

酒店經紀高登古厝右手邊的公寓

酒店經紀高登古厝右手邊的公寓,1樓大門內有警衛駐守,某公司的高層人士住在這裡,高登古厝也是這公司的資產,分配給高登的阿公住。

高登在讀板橋高中時,這高層人士的公寓在裝修,把廢棄物直接丟到高登的古厝,憤怒的高登,直接按他家門鈴開罵…

隔天,4、5個大男人,包含一個穿類似警察制服的大叔,就來找高登興師問罪,當時血氣方剛的高登,當然就與他們對幹。

兩個禮拜後,酒店經紀高登收到法院傳票,說這某公司告我侵占…

開庭那天,高登穿著高中制服背個書包就去了法院,所謂初生之犢不畏虎,面對檢察官,高登訴說著自己的不滿,有權有錢…了不起喔。

這檢察官也蠻包青天的,跟這代表某公司的人說,你們如果再告,我就叫你們董事長出庭…後來這事情就不了了之了。

酒店經紀高登古厝左手邊的公寓

酒店經紀高登古厝左手邊的公寓

再來看酒店經紀高登古厝左手邊的公寓,這公寓某樓層,有一位20歲左右的大哥哥,很照顧附近的幾個小朋友,住巷口的李姐姐、住對面的毛姐姐以及當時小三的高登我,都常到他家玩。

20歲的鄰居熱衷啟蒙教育,教我如何抽菸、如何抽雪茄,如何與小姊姊互相咬咬、如何與小姊姊生孩子等的遊戲…真是一位熱心的大哥哥。

酒店經紀高登的逍遙居

酒店經紀高登的逍遙居

因為古厝的日式平房太過破舊,高中時,大小阿姨幫我在這地方蓋了鐵皮屋,一群同學常窩在這聊天、看片,被同學們封為「逍遙居」。

酒店經紀高登在這住到出社會一年後,才搬離這個逍遙居,鐵皮屋也被夷為平地…

酒店經紀高登逍遙居的小木門

酒店經紀高登逍遙居的小木門

逍遙居的入口現在變成停車場入口,記得當時逍遙居入口的小木門,常常被酒店經紀高登踹,有時是忘了帶鑰匙,有時就是想踹,而那小木門卻依然頑強屹立著,直到變成了現在的停車場…

「酒店經紀高登之『定風波』 Part1」寫到這,再來的Part2以後,高登會跟大家分享進入酒店這行的一些點點滴滴…

謝謝大小阿姨照顧我這20年,也謝謝這家公司的高層,可以包容血氣方剛的高登,無償住在「逍遙居」直到退伍,感恩!

定風波

莫聽穿林打葉聲,何妨吟嘯且徐行。

竹杖芒鞋輕勝馬,誰怕?一蓑煙雨任平生。

料峭春風吹酒醒,微冷,山頭斜照卻相迎。

回首向來蕭瑟處,歸去,也無風雨也無晴。